四方集運電話 > 專欄 > 互聯網家裝元年,土巴兔能否成為阿里、國美們做家裝的風向標?
互聯網家裝元年,土巴兔能否成為阿里、國美們做家裝的風向標?

“互聯網+”概念沒能帶火的賽道,家裝行業應該算一個,不過近期似乎又出現了轉機。

千禧年過後,我國房地產蓬勃發展,帶動了家裝市場從功能性裝修到浮誇式裝修,再到個性品質化裝修方向的不斷進化。

同時,家裝市場開始與互聯網融合發展,並呈整體上升趨勢,由此誕生了土巴兔、齊家網等一批國內早期互聯網家裝平台。

不過隨着優居客、裝修我家網、嗨家網、夢想家等平台的轟然倒下,互聯網家裝的第一波浪潮很快平息。

直到今年,當初草草收場的互聯網家裝,正試圖重新回到互聯網行業的舞台中心。蘇寧、國美、百度、我愛我家、京東、阿里紛紛推出了泛家居服務平台入局家裝市場,老牌互聯網家裝品牌土巴兔也再次衝擊IPO,擬募資7億元,備受業內關注。

基於上述情況,本文試圖探討以下幾個問題:

1、 以土巴兔為首的互聯網家裝企業,為家裝行業帶來什麼?

2、 如今賽道內扎堆開花,是否意味着今年互聯網家裝再次爆發?

3、 “老兵”土巴兔在互聯網家裝行業還有哪些新打法?

土巴兔卧薪嚐膽,守得雲開見月明

成立於2008年的土巴兔,依靠互聯網與大數據技術,打造了一個鏈接業主和家裝企業的互聯網平台,其目前主要有兩條業務線,分別為線上信息平台和家裝承包業務。

普遍看來,互聯網概念與傳統行業結合,往往能夠產生顛覆行業的變化,土巴兔雖然未能功於一役,但當時一經問世後,仍然激起千層浪,很快引起了家裝市場的強烈反響。

過去傳統的裝修模式往往是用户自行規劃或是聘請設計師來出具裝修方案,然後再分別去和裝修公司和建材商打交道。土巴兔則是利於互聯網技術,將消費者、設計師、裝修公司和建材商集合在自身的信息平台上,用技術力量實現對C端消費者裝修需求的把握,以及C端消費者與B端裝修公司和建材廠商之間的匹配。

這樣的服務方式,一方面能夠縮短裝修整體流程,提升用户體驗。另一方面,利用平台的海量數據,土巴兔能夠幫助設計師、家裝企業對接有設計和裝修需求的消費者,幫助他們快速獲客,降低尋找客户所消耗的精力與時間,實現互聯網時代的便捷和精準。

另外在國家大力提倡“互聯網+”的概念下,互聯網家裝還肩負着深入探索新模式,教育新用户的產業責任。除了簡化裝修流程,土巴兔在家裝承包業務中,還建立了一套質檢標準,以期為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務質量,同時帶領行業走向規範化、秩序化。

但當時轟轟烈烈的一眾互聯網家裝企業對於家裝市場改造進度非常緩慢,土巴兔同樣未能功於一役,很多問題沒有得到很好的解決。

首先,家裝行業產業鏈漫長而鬆散,渠道方面也較為分散。家裝即便搭上互聯網的概念,但最終落地卻是在全國各地,因此從廠家到一二三級代理,再到批發商,環節眾多,在當時互聯網並未大規模普及的情況下,整合起來非常困難。

其次,當時的互聯網技術也限制了土巴兔們對行業深入改造。例如我們現在可以通過查看3D效果圖去預想裝修效果,這在當時都是很難想象的。而且當時的用户消費習慣更傾向於線下實地考察,這些都給土巴兔進一步擴張造成了阻礙。

因此,在“互聯網+家裝”的組合上沒有太大收穫的資本很快轉向,導致了行業內不少企業黯然退場,土巴兔雖是當時業內領頭羊,也曾先後獲得經緯中國、經緯中國、紅杉中國及58同城的3輪融資,但在這種情況下同樣受到較大影響,首次衝擊上市以失敗告終。

不過這一次土巴兔是有備而來,其招股書顯示,2018年到2020年,土巴兔營收分別約5.83億元、6.8億元、6.15億元,並已實現盈利,分別為3862.97萬元、7967.90萬元和8659.75萬元。土巴兔的這份答卷,一定程度上意味着互聯網家裝概念正走向成熟。

互聯網家裝全面復甦,巨頭紛紛切入賽道

近年來隨着互聯網技術的不斷進化,用户的消費理念在改變,對於線上消費場景的接受程度也不斷上升,同時政策上的不斷利好,都給了此前一蹶不振的互聯網家裝注入了新的動力。

眾所周知,家裝與房地產息息相關。但在“房住不炒”的政策指導下,前些年火爆的房地產行業逐漸降温,而家裝市場卻正在被無限放大。

據相關數據顯示, 2020 年全國地產精裝房滲透率接近40%,而且預計將逐年上升。另外由於部分精裝房不能滿足用户對於個性化裝修的需求,這部分用户還會進行二次升級改造。此外,下沉市場的民宿、農村自建房也催生了大量的裝修需求。

在這樣的背景下,資本市場又重新將視線投向互聯網家裝賽道,更何況,這是一塊大蛋糕。

據Fastdate報告數據顯示,2020年,我國家裝市場規模2.61萬億,其中家裝企業數字化轉型比例19.2%,家裝線上交易佔比僅有9.7%。

這樣廣闊的賽道在國內消費行業中都稱得上數一數二,而且毫無疑問,互聯網家裝如今還是一片藍海,因此資本幾乎是抱團重返戰場:

2019年,我愛我家通過收購美住網入局裝修市場;次年1月,京東上線“京東家”頻道;4月,貝殼找房CEO彭永東宣佈,推出家居服務平台“被窩家裝”;8月,阿里召開家裝戰略峯會,計劃在未來3年內讓家裝數字化率從10%提升到20%,成交規模達到1萬億。

而到了今年,互聯網家裝賽道更是迎來了全面復甦:3月蘇寧宣佈為消費者提供家裝家電一站式購物服務;4月,國美施行家裝戰略,打扮家APP和BIM智能裝修平台正式上線。值得一提的是,這也是黃光裕迴歸國美后的首個大動作。

5月,百度發佈了新一代互聯網家裝品牌“裝馨家”;6月份,巨量引擎旗下的家裝服務平台住小幫也對外宣佈,確定B端新定位,致力於打造泛家居數字化營銷服務平台。

在互聯網家裝重獲資本青睞之際,土巴兔再次向IPO發起衝刺。7月3日,深圳證券交易所顯示已受理土巴兔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的創業板上市申請。

重新站在上市前夜的土巴兔,這一次成功的希望比過去要大很多。因為疫情以來,本地生活賽道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關注,互聯網家裝同樣再次獲得了資本的青睞,而且大量的需求也激發了互聯網家裝的活力。

而且各路玩家也意識到,當初僅通過撮合和建材電商的輕資產運營模式,實際上並沒有發揮平台的價值,無非是利用信息不對稱來掙錢,只參與訂單利益分配,但不參與消費者體驗的改善,而且不能把控服務質量。

因此土巴兔、齊家網等平台吸取了過去的教訓,紛紛組建了自營裝修團隊以及自營建材商城,進一步提高裝修質量。同時在和建材經銷商合作中,也在努力為消費者爭取利潤空間。

種種因素疊加下,互聯網家裝行業有了更加成熟的前進方向。

土巴兔捲土重來,裝修內容社區+新型支付、質檢模式破局行業內卷?

對於互聯網家裝企業來説,打破信息不對稱的模式,利用互聯網對行業進行升級是重中之重,在這方面土巴兔為行業帶來了一些新的方向。

從選裝修的這一刻開始,用户不僅要面對資金安全上的顧慮,還要受到售後、質量等各方面問題的影響。《松果財經》觀察到,土巴兔在去年升級了裝修用户保障方案,並提出了“先裝修後支付”和“第三方質檢”。

“先裝修後支付”是指用户裝修款由第三方全國性銀行進行專項管理,當各階段施工完畢且用户確認後,才會分批支付給裝修公司。“第三方質檢”則是在關鍵裝修節點質量檢測,提前發現問題避免完工反覆整改。

不過,在此前針對土巴兔的投訴中我們可以看到,一些用户認為其監管不力,對裝修質量不夠滿意。雖然土巴兔推出“先裝修後支付”和“第三方質檢”服務後,口碑有所好轉。但由於家裝最終要落到用户實處,因此土巴兔需要建立起一套成體系化的檢驗標準,並且對於裝修公司的監督還需要去加倍努力。

其次,通過對土巴兔官網的觀察,我們發現土巴兔正試着通過業主裝修日記、在線問答等方式,搭建互聯網家裝社區。招股書顯示,目前平台上的裝修日記累計84.1萬篇、裝修攻略及經驗13.2萬篇、746.2萬條裝修問答、189萬個家裝企業案例、1219.2萬張效果圖。

社區是一個產品忠實用户的沉澱所在,而且土巴兔將裝修日記和裝修公司以及裝修合同相關聯,保證了數據的真實性。高質量的分享內容,能夠營造起非常高的用户黏性,進一步拓展土巴兔的品牌影響力。

此外,土巴兔攜對裝修企業也進行了新一輪賦能。

除了C端消費者,土巴兔還連接着海量的裝修公司、家電廠商和設計師。這部分B端用户在互聯網轉型方面基礎較為薄弱,在土巴兔的帶動下,能夠有效提升對數字化工具的使用能力和運營能力。土巴兔也能夠向其推行雲設計軟件平台以及SaaS服務,向B端要增長。

土巴兔還可以同時向C端消費者和B端企業提供金融服務。如今分期消費的方式越來越盛行,資金不充裕但有裝修需求的用户,便能夠通過土巴兔平台完成裝修。而B端裝修企業在面臨資金週轉時,也能夠通過土巴兔獲得一筆現金流。

總的來説,互聯網家裝正醖釀一場新的風暴。土巴兔目前雖然處在市場藍海,並且經過了十數年的積累,佔據了先發優勢,但越來越多的大玩家對家裝行業躍躍欲試,土巴兔還需要完善自己的互聯網家裝生態,讓消費者、裝修企業、家電廠商、設計師等參與者都能夠從中獲利,形成一定的黏性,讓這個閉環越跑越大。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四方集運電話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四方集運電話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繫i四方集運電話@四方集運電話.com)

Copyright © 四方集運電話 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北京鬥牛士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京ICP備15062447號-2     京ICP證151088號
京網文【四方集運電話】2361-237號